cover.jpg 

◎本文作者陳椒  嘉南藥理大學副教授、台灣電磁輻射公害防治協會創會會長

我對電磁輻射極度敏感,是一位電磁波敏感症(Electromagnetic hypersensitivity, EHS)患者,我能感受到電磁輻射的存在,每次感受後再用檢測器確認,總是很準。我暴露於電磁波後,症狀常常是頭痛、眼睛痛,如果沒有盡快遠離,會頭痛到無法工作,常需要吃2、3顆頭痛藥才能稍紓解。

除頭痛外,由於使用Wi-Fi電腦無線上網與手機多年,我的乳房也曾長了多顆腫瘤而需進行多次手術,後來不再用無線上網與少用手機後,才減輕這些麻煩,這是射頻電磁輻射導致。

   2005年底,自宅門前3米巷道地下埋設了約一公尺深之高壓電纜後,我每晚於客廳或鄰近巷道之臥室內皆會感到頭疼,以電磁波檢測器檢測後才找到是地下高壓電纜所發射之電磁輻射造成。之後經抗爭要求台電移走部分高壓電纜後,每天之不舒服才得以解除,高壓電纜所發射的是極低頻電磁輻射。

對電磁輻射有不舒服之感覺是很難被了解的,旁人或親友常難以接受你的指陳,因為他們對電磁輻射是無感的。世界衛生組織多年前就公布有電磁波敏感症(EHS)族群,歐洲人口約2~5%有EHS症狀。2015年8月媒體報導,法國一名女子因為罹患EHS,對於日常生活中的許多電子用品都會感到身體不適而無法正常工作;經過法國法院的判決,准許該女子領取每月800歐元(約合新台幣3萬元)的殘障津貼,這可說是法院為該症狀患者創下之全球首例。

不論極低頻或射頻電磁輻射,皆已被世界衛生組織認定為2B可能致癌物,身為一名EHS患者,除感受到電磁輻射的存在與所引起的病痛,也了解現今環境中,其實有許多人不自覺地置身於電磁輻射危險中,包括基地台與高壓電纜鄰近住宅,使用無線上網、無線電話與手機,近距離滑手機看手機螢幕等,無色無味的危害正逐漸吞噬人們的健康,而人們卻仍不自知。

我從2006年以來花了多年時間對抗電磁輻射,歷經腫瘤、手術開刀的痛苦過程,更能體認受害者身心飽受煎熬的苦境,也更深刻了解台灣防護預警制度匱乏的弊害,於是開始積極調查各地危害情形,同時亦搜羅世界各國防護標準系統化引入國內,並串聯各地自救會、籌組成立台灣電磁輻射公害防治協會、統合各界力量致力於電磁波防護立法推除推動立法。

反觀當今社會,少有了解電磁輻射危害並能付之行動提醒大家多加防範者,梁錦華醫師以二年時間寫成《無聲海嘯:大腦退化、人性喪失、健康淪陷危機》一書,收集了國際間相關研究著作,提出種種電磁輻射危害事證,期待能以此提醒更多人警覺電磁輻射所可能帶來之危害,並影響當政者與教育單位更能重視電磁輻射危害與呼籲民眾學子預警防範,進而推動訂定電磁輻射相關之公害防治法規,實屬難能可貴,特為序推薦。

文章標籤

原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